守望先锋玩家俱乐部 - 努巴尼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守望先锋热点关注 萌新指南 - 直播推荐 - 电脑配置 - 游戏设置问题 守望科普 - 守望每周一阵 - 暴雪蓝贴 - 暴雪访谈 - 官网

守望先锋攻略进阶 新手上路 - 英雄分析 - 地图分析 - 团队战术 - 比赛视频 突击 - 防御 - 重装 - 辅助

守望先锋游戏介绍 游戏CG - 游戏特色 - 开发理念 - 大事记 - 主机版本 背景故事 - 游戏地图 - 开发团队 - 游戏下载 - 战网功能

搜索
查看: 195|回复: 0
收起左侧

[闲谈] OWL城市传奇:上海——罗曼蒂克消亡史

[复制链接]

1万

子弹

166

导弹

13

核弹

元帅

本帖最后由 霓裳羽衣舞暗香 于 2018-8-26 19:34 编辑

危如累卵的民国年代,上海犹如一盘庞大的棋局,用其“魔都”的姿态吸引着新世纪和世界的众多好奇目光。

作为远东第一都市,它曾以“远东运动会”主办城市的身份矗立于东方向世界张开面纱的舞台中央。

浪漫与魔幻集中于此,我们能够在这座城市身上看到一种别样的东方幻想。



魔都的序章

“老三,去上海还是去浦东?”

炮楼崩毁,四郎殒命。《让子弹飞》片尾,张麻子目送兄弟们纷纷离去,老三推着自行车,载着他要“替二哥娶她”的花姐,还有其他兄弟们向遥遥千里之外的上海出发了。张麻子回头,一声巨响将矗立鹅城多少年的炮楼崩于瓦砾和硝烟之中。在影片最后几分钟介于现实和幻境的场景交错中,火车、白马,以及师爷与黄四郎重合的那个身影在张麻子面前隆隆远去,他耳畔还在回响着花姐与老三幻觉一般的对话:“上海就是浦东,浦东就是上海!”我们知道,浦东直到1958年才真正并入上海。在这里,姜文似乎在电影人物的身上实验着一种时代的错置:1920年代的上海和1990年代的浦东,远东巨变的中心和改革开放的前沿翻涌着重合,除了战争阴影和和平发展的阴阳对立外,彼时的上海和此时的浦东都是那个为各自时代的冒险者敞开大门的家园。曾经追随过松坡将军的革命旧梦的张牧之对将要在上海发生的故事后知后觉,1920年,鹅城平静了下来,而一年以后,上海将会发生什么,将会等来哪些人,我想历史已经给了我们答案。



1921年,上海街景

松坡将军蔡锷,曾经在上海南洋公学(现上海交通大学的源头)度过了他风华正茂的青春年代。从东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回国之后,蔡锷游走于西南讲武练兵,与同盟会的青年志士积极接洽。1911年昆明炮响,蔡锷响应“武昌起义”光复云南。1914年袁世凯复辟帝制宣告了北洋政府进入倒行与混乱的末年,护国战争初步胜利后,蔡锷病逝于日本福冈。影片中的张牧之也正是在此之后沦落为草寇“张麻子”,在动荡与分裂的年代喘息求生。护法运动和北伐战争初步统一全国,随着1928年张学良宣布“东北易帜”,北洋政府轰然垮台。在太阳旗威胁着东三省的阴影下,民国的中心开始从北京逐步南移。南京总统府升旗之后,在长江入海口与之一衣带水的上海与时代的焕变悄然对接。



“松坡将军”蔡锷

风云莫测。在国民革命军接连攻取江西、福建全境,迫近中华门、雨花台取得北伐关键大捷的1927年,漫天阴云开始在上海滩上空笼罩。野心、计谋、谍报和理想主义充塞十里洋场,暗战翻涌。3月中旬,在上海滩只手遮天的“三大亨”黄金荣、张啸林和杜月笙密会国民党代表;21日,上海总工会一呼百应,上海工人发动第三次武装起义;4月12日,“四一二政变”爆发……虽然北洋政府在此仓皇消亡,但发轫于此的共产主义也在畸形的国民革命运动的倾轧下流血并遁入地下。大革命尽头的乌托邦犹如华梦一场,在时代的背景下夹杂在上海滩的喧闹、纷杂和无可名状的失落中。20年代末的上海,在远东第一都市的闪耀光彩中,折射的是帝国主义的狂热和半殖民地的凄惨对立。这鲜明而魔幻的景象,像一道巨大的魅力穿透了许多来客的心灵。

1921年,战争的阴影还没有笼罩过来。日本文豪芥川龙之介因公访华,在他这人生中唯一一次海外行当中,他在上海并没有目睹到他想象中的中国文化或者近代城市的形象,反而使他产生了一种“粗鄙的西洋”的印象。回国后,他写作《上海游记》,让很多日本人第一次对上海有了联想与向往。崇拜着芥川大师,在日本文坛当了半辈子二流作家的村松梢风决意前往异国寻找新的写作灵感。1923年,村松梢风开始了长达两个多月的上海之行。在上海,他不仅成为第一位与“新文学”派作家郁达夫、郭沫若、田汉结交的日本作家,也深入被华界、法租界和公共租界分割的上海滩。在村松梢风的眼中,福州路宛如上海滩的缩影,“大世界”更是一个极尽包容,将中国的众相世态凝结于一点的魔幻之地。回到日本之后,村松梢风灵感迸溅,撰写了大量上海游记和随笔。



“上海……是从某个角度来看实在不可思议的城市……是一个庞大的国际世界主义俱乐部。在这儿文明的光明闪烁辉煌同时,各种各样的秘密和罪恶如魔鬼样出现。极端自由、眩惑的华美生活,胸口堵得慌的淫靡气氛,像地狱样的凄惨的底层生活……既是个天国,又是个地狱……”在村松梢风第二年出版的新书的自序中,他如此描述上海给他留下的印象。自此之后,再也没有一个平庸、粗鄙的词汇能够概括这座城市,“魔都”一词从村松梢风的新书封面上生动地飞跃而出,在上海滩的百年焕变中扎根生长了起来。



上海滩

战争阴影下的远东往事

在战争年代,暴力就是竞技,流血等于流汗,枪炮才能够换得自由和荣誉。但在魔都,事情并非如此绝对。

1915年,袁世凯与日本驻华大使签订秘密签订后世称之为“二十一条”的不平等条约。自甲午战争,清廷覆灭之后,日本帝国主义再次向神州大地伸出魔爪。从这一年一直到抗日战争结束,战争的阴霾便横贯在整片远东大陆上。不过,显而易见的是,热衷于帝国主义扩张、武士道精神和称帝野望的野心家毕竟还是少数,在中日两国,都有一大批的先进人士和热血青年试图在战争阴影下为自己的理想主义寻找出路。体育运动,便是他们的突围。1915年5月15日,第二届“远东运动会”在上海成功拉开帷幕。



“远东运动会”(Far EasternChampionship Games)是现代亚运会的前身。1913年,第一届“远东运动会”在菲律宾马尼拉举办,菲律宾、日本和中国作为“远东运动会”的发起人和当时亚洲竞技体育最先进的几个国家,各自承办了后来全部十届运动会。其中,1915年,1921年,1927年的三届“远东运动会”都在上海举办。

为了促成“远东运动会”的召开,也为了让竞技体育在中国生根发芽,时任南开大学校长,力促刘长春参加奥运会的“中国近代体育之父”张伯苓先生可谓呕心沥血。他四处筹措资金,甚至连总统袁世凯本人都捐出了2000大洋。上海的三届“远东运动会”分别在当时的虹口体育场、虹口花园运动场和中华运动场举行。其间,政权由袁世凯的北洋政府更迭至蒋介石的国民政府,但统治者对运动会的热情不减。1927年,蒋介石亲任预选赛总裁判为“远东运动会”输送164名运动员,上海各界人士几乎全部捐款支持。《申报》报载:“前数届在华开会,皆为外人代为主持,本届一切事务,完全由华人办理,会场建筑之完备,比赛评判之公正,日菲代表均称满意。此虽为中国应尽之责任,然在远东运动会史上,不可谓非开一新纪元也。”



张伯苓先生,第十届“远东运动会”题辞

全部十届“远东运动会”,中国运动员取得了令国民惊艳的成绩。1915年中国代表队在上海取得了总成绩第一的名次,而当时的中国足球队则力克菲律宾队获得了冠军,“亚洲球王”李惠堂也正是在“远东运动会”上扬名海外。除了第一届以外,中国足球队斩获了之后全部九届运动会的冠军。联想到今天的中国足球,颇给人一种“祖上阔过”的既视感。



1930年出征日本东京“远东运动会”的中国足球队

1932年,“一二八事变”在上海爆发,驻扎在闸北的国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遭到日军袭击。3月1日,双方宣布停战,几乎是在同一时期,日本在东北扶植末代皇帝溥仪建立傀儡政权伪满洲国。1934年第十届“远东运动会”结束后,日本坚持要把伪满洲国拉入运动会,遭到国民政府的强烈抗议,中国代表团退出“远东运动会”,随即,“远东运动会”消亡……以体育竞技为载体的一代人的理想主义就此彻底被战争阴影吞没,原定于1938年的第十一届“远东运动会”被1937年惨烈的淞沪会战取代,张伯苓先生参政,李惠堂远走南洋。1937年11月11日,上海沦陷。



淞沪会战,“八百壮士”坚守四行仓库

罗曼蒂克消亡史

如何用一个词,一句话概括上海?

在《让子弹飞》中,姜文让老三说出了“上海就是浦东”的时代错置;村松梢风以异国的视角,窥看出上海“魔”的本质;杜月笙的上海是“小杜城南五尺天”的呼风唤雨;法租界望志路106号的上海是“英特纳雄耐尔一定要实现”的革命理想;淞沪会战时,上海是“一寸山河一寸血”的惨烈悲壮……这座凝结着传统与现代、西方与东方、魔幻与现实的城市穿越一个世纪的历史长河,时而是战争的屠场,时而是理想主义者的乌托邦。那些喋喋不休的吴侬软语,一丝不苟的油头和旗袍,“弄点点心恰恰”的讲究和强调,全部在时代的碾压下无可换回地消散,在我们后人的追忆和演绎中,上演一出又一出的“罗曼蒂克消亡史”。



《罗曼蒂克消亡史》

1987年,斯皮尔伯格导演受到许可,来到上海拍摄由作家J.G.巴拉德小说改编的电影《太阳帝国》,试图还原1941年日本帝国主义正式对英美宣战之后的上海。J.G.巴拉德是少有的出生并成长于上海的外国作家,他在半自传体小说《太阳帝国》中,以主人公杰米·格雷厄姆的视角回忆了自己在战时上海的少年时代。1941年,村松梢风眼中上海的魔幻与炫目已经在炮火中化为一片废墟,J.G.巴拉德和斯皮尔伯格用一种近乎超现实的手法,让一个杂糅着东西方血液的英国少年在上海目睹到了数百英里外长崎原子弹爆炸的闪光,宣告着战争的结束,也预示着瓦砾之上,上海旧时代的“罗曼蒂克”正式消亡,而新一代的“罗曼蒂克”,总有它粉墨登场的一天。



斯皮尔伯格在上海片场拍摄《太阳帝国》

他是新中国成立之后第一位获得资格进入上海拍摄电影的美国导演



2018-8-25 22:40:1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商务合作|手机访问|小黑屋|努巴尼   

闽ICP备14011383号-2 ©2016 Numbani.cn 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